郑瑛——用平凡演绎最美人生
 
 
来源:丽水市中心医院团委    时间:2013-10-9 17:52:31
 

20多年来的每一天,她重复做着查房、输液、换药、检查病历、统计报表等等琐碎的工作。显然,琐碎的这些工作似乎已经融为她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即便是在身患鼻咽癌三期的时候,依然放心不下手头的工作,又在放化疗出院以后,未休完病假就返回到本职岗位。如果要问,什么是“南丁格尔精神”?毫无疑问,这就是。

她是一个平凡、勤恳,脚踏实地生活和工作的人;她是一个在平凡角色中,用心热爱生活,用情感知世界,用责任担负起职责使命的人。她用平凡的坚守彰显人间大爱,她用忠诚诠释生命的价值……一个深秋的午后,记者走进了这位平凡、朴实而又真诚的“最美天使”、“最美丽水好人”郑瑛。

郑瑛:用平凡演绎最美人生

在丽水市中心医院骨科病房里,护士长郑瑛和20多年以来的每一天一样,做着查房、与病人沟通、为病人换药、输液、清洗口腔、擦身,帮助病人功能锻炼等细碎的护理工作。九月末,气温渐渐凉了下来,季节更替变化的这一段时间极其容易引发感冒,鼻咽癌刚治愈不久的郑瑛看上去有些虚弱,再加上连日来的感冒,使得原本消瘦的身体更显得憔悴。工作的空隙间,她赶忙喝了几口水。她对记者说,她每天不停的喝水,是因为放疗导致唾液腺萎缩,只有喝水才能维持口腔的湿润。

4个多月的治疗结束了,郑瑛又重新回到了工作繁忙且任务繁重的护士长岗位,并且通过努力顺利拿下了“副主任护师”职称。她说,和同事们一起工作,她很开心;和病人们在一起,她觉得很亲切。她常常用自身的实际例子教育科室的护士们,要多站在病人的角度去想问题,要时常把自己当成是病人来分析和解决问题。如今,投身于快乐工作当中的郑瑛,即便是回想起那段生命中无比漫长而痛苦的往事,她也能从容和淡定的去面对,我们不难从她脸上阳光般的笑容里,看到一个人面对人生困难的坚强、坚定和对生活乐观的态度。

“做好一名护士就是我最大的理想”

“不怕你们笑话,其实我是个想法简单的人,从小就没有多么远大的理想,做好每一件普通的事就是我的理想”。在记者充满着对预期答案的期待时,郑瑛却朴实而真诚地回答道。

郑瑛出生在一个条件较为优越的城市家庭,从小,她和所有青春期的女孩一样,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。上小学、初中,再到卫校学护理,这一切都是在父亲的安排下按部就班地进行着。那个时候,懵懂、单纯,从来没有去想自己将来要干什么,要成为什么样的人,她只是乖乖地听父亲的话,把每一天的书念好,把每一门功课学习好,把每一种护理技能练习好。渐渐地,她在护理专业的学习中找到了快乐,在技能操作中获得了成就感。

1991年从丽水卫校毕业,郑瑛被分配到丽水市中心医院工作。当时医院的工作条件不好,工作任务也重,由于护理人员的缺乏,刚从学校毕业的郑瑛就到临床上“独挡一面”,郑瑛没有怨言,一个人独立管理起重症病人。遇到不懂的问题、难题,在请教前辈老师之余,她还坚持通过翻阅书籍、查阅资料来强化学习。“书到用时方很少。”在快速发展的医学领域,永远都有学不完的新知识。为了能更好地满足当时工作的需要,为了能更好的提升一下自己的专业水平,郑瑛一边工作,一边自考大专。那还是在1999年的时候,郑瑛刚生完孩子,为了能通过每一门课程,郑瑛常常是一手抱着孩子,一手拿着书本在看。

在很多人的认识里,考试拿文凭是为了增加工资收入或是在给将来的晋升打基础,但是对于郑瑛却不是。她向记者坦言:“在我的意识里,我就觉得一级一级去考文凭,这是一件人生成长过程中很自然的事情,也是源于一种热爱。”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在2002年取得了护理大专自考文凭,又在2008年取得了函授本科文凭。

“安排好工作再去治疗鼻咽癌”

如果说人生像是一出戏,那么2011年的11月起,郑瑛就成了背负苦难命运的戏中人,她要面对的是与病魔抗争、与自己抗争的艰难与疼痛,这是旁人无法想象,也无法理解和体会到的。当时的一段时间,郑瑛只是开始感觉鼻塞,并且在回抽涕的时候发现出血。平时不太关注自己身体的她,并没有过多的在意,只是在一次偶然碰见本院耳鼻喉科的胡乐农主任,才向他咨询病因。胡主任让她先做CTCT结果显示有病灶,后来要进一步做鼻咽镜检查和做活检。“在出最终结果的那段时间里,我在心里一直告诉自己肯定只是炎症,但是事实毕竟摆在了那里,是鼻咽癌。”说到这,郑瑛已经抑制不住内心对往事记忆的疼痛感,不自禁流出了眼泪。轻轻擦拭了几下眼睛以后,郑瑛继续诉说着当时的心境:“当时,我除了恐惧,脑子里一片空白,我忽然觉得一切的一切都不属于我,好像忽然间我就成为了一个与别人不一样的人。”

确诊为鼻咽癌是在20111216日的下午,当时,院部领导、科室主任以及同事们劝她什么都不要管了,好好地休息准备治疗。可是郑瑛在没交接好工作前,说什么也不肯去。“不是我不珍惜自己的生命,如果不先交接好工作,即使让我躺在病床上治疗,我也会不安心,这样反而对治疗不利。”这是当时科室里的护士们记得最清楚的一句话。当时,她忍受着痛苦和恐惧,依然按原计划到病房查房、检查病历、安排工作、完成各项报表,连续两天在病区加班交接工作至深夜。她还反复交代科室每一位医护人员配合代理护士长的工作,加强安全意识,确保科室的医疗护理安全。

在同事们眼里,郑瑛就是这样一个简单而实在的人。

“噩梦让我重新审视生命的价值”

病情确诊以后,郑瑛并没有告知父母,也让丈夫保守了秘密,她以外出学习为由到浙江省肿瘤医院做了化疗。“父母亲是在我第一次化疗结束后才知道情况的。后来父亲为方便照顾我,在医院旁边租了一间10几平米的房间,每天把饭菜烧好送来。”说到这,郑瑛原本沙哑的声音更显得柔弱和无助。采访到这里,记者已经不忍心再继续去揭开那些原本不应该再提的沉重的痛。可是此时的郑瑛似乎看出了些什么,没等记者继续提问,便是擦干眼泪,自主地向记者叙述着那些鲜为人知的亲身经历:

“其实,在放疗的阶段,是我整个治疗过程中最为痛苦的阶段。当看到病友放疗后口腔糜烂、咽喉糜烂,连颈部的皮肤都有不同程度的糜烂时,我内心有些恐惧及担忧。小小的一点口腔溃疡都那么疼,这样大面积溃烂的疼痛是可想而知的。或许,你们并不知道,放疗就是让射线照进病灶杀死癌细胞,但同时使得周围正常组织细胞、以及骨髓也受到极大的损伤,口腔、咽喉糜烂,疼痛得连喝水都困难,轻微的说话也很难受,所以那段时间多半是先吃止痛药,再吃一点流质食物。在经历了几次难以忍受的放化疗之后,我有过放弃的念头,父亲一听到我要放弃治疗的时候,偷偷地背着我流泪,打电话叫家人劝导我。妹妹打电话告诉我爸爸为此着急了,从来都没有哭过的他哭了。后来,单位领导、同事、家人和朋友们安慰我、劝我要坚持。那时,我又想到女儿还小,想到父母我还没有尽女儿的责任……要是我真的放弃了,那么我身边的这些人会有多么的痛苦呢?这一时候,我突然觉得,生命不仅仅属于自己……”低沉的说话音调多少让人听出了一些历经风雨的沧桑和痛楚。

郑瑛忍受着巨大的疼痛完成了鼻咽癌根治的放化疗,2012415治疗结束当天就从杭州回来。当时正是报考副主任护师考试的时间,大病初愈的她心里在打鼓,究竟要不要参加考试呢,她又觉得在此之前很多人帮助了她,这也是她多年来的目标,不参加考试的话内心会感到遗憾。“当时,我的心里很矛盾,内心是想考的,但是总担心别人不理解,在别人看来,那时候的我不应该想东想西而应该安心休养,因为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。”郑瑛说,“我的主治医生也和我说,一定要安心休息才利于病情的恢复。”内心矛盾重重的她多少有些拿不定主意了,后来她在施建英副院长关心慰问病情时,施院长对她说:“首先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,在身体情况允许的情况下,你可以坚持自己的内心意愿,因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人生观、价值观,不要在乎别人的看法。”施院长的一席话坚定了郑瑛报考副高的信心和决心。

好人总是会受到上天的眷顾。20125月份的计算机两个模块考试中,郑瑛分别考出了9097.5分的好成绩。9月份的副主任护师考试,也顺利通过。

201210月,郑瑛回到了原工作岗位。亲戚朋友们都劝她放弃工作,安心在家休养,可是她怎么也不。“我是觉得做了这么多年的护理,不能说放弃就放弃。”郑瑛望着窗外,心事凝重地说,“一个在死亡边缘走过一回的人,或许更知道病人心里想的是什么,病人需要的是什么。”

大病一场的郑瑛,似乎更懂得了生命价值的所在,知道了人生意义的所在。就这样,郑瑛又和往常一样,在她的工作岗位上辛苦而快乐着,用她那颗仁爱善良的心抚慰着每一位患者身体和心灵的创伤。

“平凡地工作和生活就是最好的幸福”

诗人普希金说:“幸福的特征就是心灵的平静”;剧作家罗佐夫说:“人在履行职责中得到幸福”。记者问郑瑛,你的幸福是什么的时候,郑瑛笑了笑回答说:“平平凡凡的工作和生活就是最好的幸福。”

郑瑛还告诉记者:“接下来,在工作之余我也会注意身体锻炼,尽量改变不良的生活习惯,除此以外也要多陪陪家人,多陪陪孩子,我亏欠他们的太多。”

未来还很长,郑瑛就是这样心怀热爱、心怀感恩,充满着对生活的信心。前不久,得知自己获得第二届浙江省卫生系统十大“最美天使”和首届丽水市“最美丽水好人”荣誉,她觉得特别意外,她说,她真没有什么特别的成绩,只不过是做了每一个普通人都该做的事情,做了一名医护人员本来就应该去做好的事情。“白衣天使”之于郑瑛,不只是一个称号,更像是一种责任的代名词。

现在的郑瑛,仍然和最初单纯的郑瑛一样,依然没有太远大、太轰轰烈烈的理想,她只想平平凡凡、简简单单做好每一天的事情,过好每一天的生活,就足够满足的了。她欣喜地告诉记者:“我家人对我很好,为了支持我的工作,现在家里的事务都他们帮忙料理;父母虽然在心里很担心,但是为了满足我自己的意愿,也还是很支持的,只是叫我不要过度劳累。”

采访接近尾声时候,记者想向郑瑛讨要一张清晰点的照片时,郑瑛却怎么也找不出来,后来勉强同意让记者拷贝了一张她生病住院时父亲用手机拍的照片。照片还没拷贝完,护士站的电铃响了,郑瑛说了声“抱歉”之后,便急匆匆走向了病房。旁边一名护士和我们说:“我们护士长,就是这样,对每一个病人,她都像是要用自己的生命去呵护。”

 
 
关闭窗口
 
共青团浙江省丽水市委员会 版权所有  浙江正阳电力投资集团*正阳网络 技术支持
Copyright © 2008 LS54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